初雪不過江流川

分類:新聞資訊 作者:原創文章代寫 發布:2015-03-20
代初雪出生在風城,這座城市的名字在初雪看來有那么一些表里難合的意思。城市有風,可是更多的是香樟樹。當風吹過的時候,路旁的香樟樹便輕輕拂動,把落下的陰蔭切割成大大小小不規則地圖案。而代初雪很是喜歡細細碎碎的陽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她總是在放學回家的林蔭道上一路像一個小孩子砰砰跳跳地回家。

遇到江流川就是在這條兩旁都種滿香樟樹的道上,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一種巧合地安排。總之這場并不精妙的安排倒是在馬馬虎虎中讓初雪的軌跡脫離了不少。

代初雪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她的媽媽一直都在家里埋天怨地地叫喊著說。“天哪!初雪,你要是永遠都這樣那我豈不是要養你一輩子,你還是趕緊讀完高中然后上大學,要離我遠一點才可以飛翔。”

代初雪總是很難過地對著她媽媽怒道,“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有你這樣和女兒說話的媽媽嗎?我看你老了以后還巴不得我整天呆在你的身邊呢”。

代初雪在學校的行為總是有些讓人詫異和驚奇,比如說咬手指這個習慣是在初中的時候才改掉的,高一的時候拿著《安徒生童話》讀的津津有味,走在路上老是東看看西瞧瞧并且還一度的以跳繩地姿勢跳到家里,幸虧林正英大師死的早,要不然代初雪說不定就是其銅錢劍下的亡靈了。

遇見江流川那天,在外人看來是很稀疏平常的一天。而恰恰那天代初雪倒霉的要死,心里氣得直罵自己會看黃歷的爺爺過早的西去。

代初雪為了可以上外界傳說的市級性示范高中的A中,在中考那段時間可沒少犧牲各類除了學習意外的時間。昏天黑地地在題海中翻江復浪后,代初雪還是驚險的以高出A中錄取線分數僅僅幾分被錄取的。

但是,第一天上學代初雪就遲到了。代初雪醒來的時候,她媽媽正悠哉悠哉的拿著鍋鏟在廚房準備早餐。代初雪起床時大叫一聲糟了,嚇得她媽媽鍋鏟都掉到了地上。她媽媽氣沖沖地從廚房沖出來,直想掐著代初雪的脖子問她是不是撞邪了。

代初雪看到來勢洶洶的老媽。也顧不得小時候背的道德經里面的百善孝為先了。直接和老媽針鋒相對起來“老媽啊!你怎么就不叫我啊?你看都幾點了?”一陣手忙腳亂的收拾中,也不管她老媽在身邊就橫沖直撞的沖出門去。她老媽站在原地一愣一愣地,顯然是被這陣勢給嚇唬住了,十幾載來做事的效率怕全部都集中在這一次了。突然想起點什么,也沖到門口喊道:“帶點早餐啊!”

可是,她顯然低估了女兒的運動細胞,出門一看早就沒了人影。

代初雪一路狂奔到學校,引得那些擠公交的白領羨慕不及。交通方面的專家經常會說,當速度過快時發生車禍的概率也會上升。代初雪顯然只是從字面上理解了這段話的意思,因為這段話沒有提及到人撞人會引起的人禍。

很不幸的是代初雪狂奔到校時剛好聽見上課鈴,于是她又趕緊加速的沖向教學區。但是,在轉角的地方卻闖了禍。照說轉角的地方該是幸運的,因為轉角遇到愛嗎!可惜,代初雪沒有遇到愛,卻遇到了禍。把迎面走來的一個人撞得人仰馬翻,而且手里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代初雪也被撞得眼冒星花,但是一想到遲到了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罪惡之感,爬起來看也不看那人一眼直接丟下一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要遲到了。”就往教室沖去。那人起身,看了看代初雪的背影,追趕不及就無可奈何地笑了一下轉而拾起散落的文件。

代初雪趕到教室的時候,班主任正在上面講話,班主任看代初雪跑得滿臉通紅。鑒于是第一天也沒有太為難她就讓她進去了。來晚了,前面已經沒位置了,代初雪只好坐在了后面。但是,前面一些同學卻在竊竊私語,甚至發出笑聲而且目光無一不是朝著代初雪的。代初雪感到納悶至極,放下書包的時候全然明白了。自己在慌忙之中,居然拿出書包了。這是她小時候裝洋娃娃的書包,是一只粉紅色的而且正面還是Hello Kitty。

代初雪看到自己所背的書包之后,一下子囧得恨不得全身都縮到抽屜里去。她拉開拉鏈,一看之下趕緊死死的捂住,里面全是她的一些布娃娃。這時旁邊有一個男生不懷好意地看著她,代初雪尷尬地死去活來。

幸虧那個不懷好意的男生懷著好意的遞給了她一本書,勉強可以把早讀混過去。還好是第一天,為了以后的熟絡老師都沒有上課。萬幸的是代初雪可以用這本書混一個早上,最后一節課因為沒吃早晨已是饑腸轆轆但又不好意思發作所以就只能趴在坐上挨著等放學。

放學后還書,代初雪禮貌的說了謝謝。而那個男生卻看她的書包發笑,其奸相在代初雪看來真的很想不顧形象的痛扁一頓。不過,好歹人家剛才也伸出了援手。所以還故作歡笑地問了他的名字,算是她在這班交的第一個朋友吧。易浱,名字挺不錯的。

代初雪因為是背這樣一個卡通書包來讀書,所以她不想讓別人知道就抱著書包匆匆地穿過人群。來到校外之后才用背著,而且還走得特快。其理由有二,一是想趕緊回家吃飯。二是,這書包實在給她蒙羞巨大。

到了那條種滿香樟樹的林蔭道上后,代初雪就故意為之的走慢一點。這里空氣不知道是為什么,總是可以沁人心肺。而就在這時忽然發現前面慢慢地的走著一個人,其步速慢的用挪最為合適。

代初雪的饑餓之感已經大舉入侵五臟,所以再怎么好的風景也不可能細細品味。法律上可沒有能以秀色可餐為由把對方煮吃了而不犯罪的,不過眼前的物色倒真有幾分姿色。干凈白潔的襯衫,單肩背包斜斜地掛在左肩,一條白色的耳機線在肩膀處隱去,淺淺的青發在斑駁的碎光下熠熠生輝。

但是,這一切都敵不過回家的誘惑。代初雪還是很理智的走在了他的前面,幾步之后,后面的突然追了上來。代初雪第六感覺告訴她,一個龐然大物正在接近,準備逃離之時,那個物體已經站在她的面前。

代初雪膽戰心驚的看著他,四周又很少有行人走動,萬一遇害,呼救不及。明凈的臉龐,青澀的短須,一個字,帥。代初雪心中想到,請劫色吧,我是自愿的。

那張帥氣的臉龐,開口了。“你不就是今天早晨慌慌張張撞到我后,而又迅速跑了的那個嗎……”代初雪恍惚之中才想到,完了,這簍子捅大了。

但是,他把我形容成那個是什么意思?代初雪羞愧的低下頭,辯解道:“我好想不認識你啊!”

沒想到對方直截了當說道:“你的書包,我印象特別深,相信高中再也找不出第二只這種書包了。”

代初雪氣得要死,又是這只該死的書包。謊言被戳穿,更加的無地自容,更可惡的是這時候肚子卻不識好歹的叫了起來。使得代初雪真恨不得一頭撞死在前面的這個人的懷里,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代初雪不好意思說了句對不起,還辯解說真的是因為要遲到了。

那個人沒有生氣,反而從書包里掏出一塊面包和一瓶水遞給她說道:“餓了就先吃吧!”

天吶,絕世好男人不僅僅匯集了天下男人三分的帥氣,還有三分的體貼,要是再有三分的……..想想代初雪就發笑,笑的有點兒莫名其妙。

只到前面之人納悶的看著她,還說了句。“怎么,不喜歡嗎?”這才把代初雪拉回現實,代初雪感到自己的失態微笑地接過,小聲的回答說了一句謝謝。

代初雪接過以后不管不顧地撕下包裝袋,大口大口的咬了起來,真的是太餓。其形象猶如一匹餓狼一般,而那個男生始終保持微笑地看著她,眼里充滿著愛撫。狼吞虎咽地吃了幾口后,代初雪便開始咳嗽,那個男生趕緊幫她把水瓶蓋擰開。代初雪喝了幾口后好受多了,一想到自己剛才如此不顧形象的吃東西她不禁臉紅起來。

男生看她吃完以后,比較溫柔的問道:“還要嗎?我這里還有。”說著就準備再去拉開背包的拉鏈,代初雪連忙說道不必了。還一個勁的感謝。

男生問她名字,她如實的說了,還說自己在哪一班。

男生聽了以后,戲虐性的說道:“那你可是學妹了,我叫江流川,高三的學生并且還是學生會的主席。”

在代初雪看來江流川說自己是學生會的主席一點兒也不自戀,因為這么帥氣陽光的男生應該要擁有非凡的自信才行。

到下一個交叉路口時,兩人因為家庭住址不同便要各行其道。

代初雪頑皮的說對著江流川說道:“江流川,謝謝你,我會去學生會找你的。”

江流川瞪了代初雪一眼說道:“要叫江學長,沒大沒小的。”說著順勢敲了一下她的頭,還不忘吩咐下次不能再叫江流川了。

“知道了,江流川。”說完代初雪就鬼靈精怪地跑了。

江流川突然意識到什么,無奈對方早已揚長而去。

代初雪自從認識江流川之后,只要聽見三個字中的任何一個字首先在腦海里呈現的絕對是那個穿著白襯衫的男生。學校的大紅榜上總是少不下江流川三個字,而且他的事跡在學校簡直就是一個傳說。

代初雪旁敲側擊的在一些同班同學的女生那里打聽到了不少江流川的信息,這個人在A中就是神乎其神的存在。每一個事跡在學校都是火山噴發,勢必要沸沸揚揚才會罷休。代初雪的同學警告代初雪說,勸你不要妄想,老老實實和我們一樣做一株仰望著那顆大樹的小草就好了。

江流川,本市江氏集團的獨子。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從小學到高中一直保持年紀第一至今無人超越。本校的許多教學設施由江氏集團無償捐贈,每年有一部分貧困生的名額由江氏集團出費用。江流川本人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不僅功課無人能及,連體育也是個個掛優。總之,是學校十年不遇的人才。

這就是江流川基本的資料了,再要詳細的班上的女生也不可能知道了。

代初雪知道江流川是學生會的主席,于是就想方設法的殺進學生會,無奈經常慘敗。理由簡直就是聞所未聞,比如,你還是新生,你是個女生。這些比比皆是,就算人多想要剔除也不可能找這些不足為據的理由吧?

在代初雪氣急敗壞之際,那個借書給他的易浱突然站出來獻上一計。堪稱精妙,代初雪不費吹灰之力之力便進了學生會。此人有大謀對自己又有大恩,焉能不請他到外面去刷一頓?

無奈這廝天生一副痞子樣,直叫嚷道:“區區小事,何以大恩?”

代初雪微笑地說道:“對你是小事,對我就不同了。”

這廝一聽,得寸進尺的說道:“若是大恩,豈能不以身相許就報答?”說完,賊笑賊笑地看著代初雪。

代初雪臉上一紅,無語之極。戲虐地怒道:“再要胡說,分道揚鑣。”

易浱拿她沒辦法,直接來一處《醉翁亭記》呼道:“進入學生會乃意之不在會上,關乎某人關乎某人啊!”

代初雪被他如是一說,想到江流川立刻臉上滾燙到飛紅,此句正中心頭,不知這廝是從何得知?但是卻不能為之動容,不然就是原形畢露,到時候若是功虧一簣豈不讓同行貽笑大方?

于是,代初雪說道:“再說,再說就沒得吃了。”

一語威脅而出,立馬安靜如初。

代初雪知道易浱已知自己的小心思,雖然他是男生但是還是要防著一點。現在的社會不是流行什么,只要是真心相愛,年齡,身高,空間甚至是性別都不是問題。這句話直接囊括和預示易浱和江流川是有可能的,雖然想起來是有點兒惡心,可是不得不防。

代初雪從小就對行軍打仗感興趣,自然在敵我方面還是很會劃分,只要有人提起江流川就來神那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都會被代初雪無辜的劃入敵人的界線。這往往讓自己痛苦不已,樹敵太多就意味著在交際方面須得小心翼翼,不能讓他人看穿自己的心思。

可是一段時間之后,代初雪卻發現要是照這個標準去劃分敵我,自己真的是處于一種孤立無援的地步。因為連教語文的老太太在課堂上都直言江流川的作文寫的不錯,夸他的時間大過講作文的時間。可見,年齡真的不是問題。

代初雪想想還是算了,好東西大家分享,看來共產主義的意識已經在代初雪的心里生根發芽了。愛一個人愛的突然大徹大悟起來,可見愛情和哲學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相輔相成的。

不過,代初雪覺得自己還是幸運的。至少有一次親密的接觸,還有一次他對自己的溫柔。

代初雪雖僥幸進入學生會,可是想要和江流川單獨相處實在是難上加難。有時候就算單獨相處也是匆匆幾句就被人叫開,代初雪有時候真恨不得去教育那些人說,打斷我和他說話真的很不禮貌。但是,想想又覺得哪里不對勁。

江流川在學校作風比較低調,但是他卻控制不住身邊的人不低調。可見,盲目追星的根源就在此處。比如說江流川一到球場上打球,便會有成群結隊的女生無償的去做啦啦隊,比在校運會做啦啦隊還積極。這往往惹得幾個主辦校運會的體育老師眼紅不已。

其實在江流川心里還是挺注視代初雪的,他總覺得她像極了一個人。對了就是他死去的妹妹。江流川一比對,兩人都很可愛。

特別是第一次看到代初雪的時候,有一種可愛的憨樣流出。代初雪有著白皙的臉蛋,還有就是齊眼的劉海,但是卻有一股流露出來的傻氣。總之就是讓人看了就想保護。

當然,江流川的心思代初雪是無法知道的。可是,她還是幻想能夠做江流川的女朋友。于是,她經常會學習言情小說里面的情節。買一瓶水和拿一條干凈的毛巾在球場邊等著江流川打完球后遞給他,沒想到江流川還真的樂意接受了。

這可不得了了,旁邊的人無不詫異加難以理解。紛紛看向西邊看看太陽有沒有昏頭轉向的脫離正軌,待到相信這是事實之時其銳利的目光萬眾一心的射向代初雪。

江流川咕嚕咕嚕的喝了半瓶水后,還拿起毛巾擦了擦臉。擦完臉紅,目無旁人的拉起代初雪的手就走,還說太餓了一起去吃飯吧。

天吶,那一刻周邊的人群想炸開鍋似的奔告而走。而兩人卻若無其事的走到食堂,代初雪臉上火辣辣的,這還是第一次被男生拉著手。心里想著不過也沒關系,這個偉岸的男子正是我的心上之人。

關于江流川在眾目睽睽之下拉起代初雪的手一起去吃飯的消息在校園里不脛而走,高三的學姐都來到代初雪的班級外一睹其芳容,看看其是否匯集了天下美女之貌。

代初雪無奈的蜷縮在教室的一角,但是其廬山真面目還是被大伙知道。最終得出一個結論,代初雪相貌平平,這乃是一條正真意義上的流言蜚語。男神還是一如以往的潔身自好,大伙表示支持。最終,就此作罷。

代初雪雖然被大家像看外星人似的看了幾天,但是心里還是美滋滋的。畢竟被大家的男神拉過手,焉能有不得意之理?

易浱看到此陣容不禁憂心忡忡起來,在代初雪的面前提醒道:“昨夜子時,我觀織女星系偏離正常軌道,初雪你定有禍事。”

代初雪看到易浱此模樣,不覺好笑,配合性地說道:“小女子今早出門看黃歷,知道公子你生辰八字與今日運程相沖,必遭人打。”說著擼起袖管,作勢揍他。

易浱見此直呼住手。然后語重心長的丟下一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說完一溜煙的閃去。

代初雪一下子哈哈大笑起來,算命算到不知道自己年齡。怕你易浱是古今第一人吧。可誰想到,這個家伙的玩笑既然一語成讖。

江流川覺得代初雪像極了他的妹妹,所以也一改以往的不近女色進而有意無意的搭訕代初雪。代初雪唯恐不及,心下正在自鳴得意。想江流川一個神級別的存在,也臣服在我的花容之下。

代初雪在江流川面前可以對他為所欲為,倆人也經常一起出入校園。引得大家一陣懷疑和不解,他們對此漠不關心,甚至周六周日還越好一起出去游玩。代初雪從表象已經覺得自己真的是江流川的女朋友了。

有一次,江流川問代初雪:“初雪,你說你的名字是初雪,是很容易融化的。”而代初雪就回答:“初雪在流川的保護下是永遠不會融化的。”江流川便一時找不到對答的話語,直接沉默以對。

雖然在表面上江流川對代初雪充滿著溺愛,而暗地里代初雪卻以為江流川對自己有意思。因此直接的忽略了江流川以往的感情,知道一個人的出現才打破了代初雪的幻想。可見,女生在愛情的幻想上會比男生盲目許多。

代初雪在A中轉眼便有一年了,在這個酷熱的暑假江流川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高考奮戰。鑒于江流川乃是江氏集團的公子,其父其母在本市的威名甚大,不便現身校園為令朗打氣加油。而代初雪知道后便覺得真是天助我也,乘興而去。哪知此興過頭,變成大衰。

A中的門口堵著各式各樣的焦急人群,花花綠綠的太陽傘遮得螞蟻像在朗爽的貴陽悠閑地度假。而其人群的熱度很是沸騰,差點兒連人帶物都蒸發掉。代初雪一襲連衣并帶著蕾絲鑲邊的白裙混淆人群對著校門口翹首以望,要是如此歲月不識人的話,說不定千載以后代初雪就是一尊望夫石。

考場內部安靜如水,而外面卻是殺喊一片,可見戰場的意義已經本末倒置。在千呼萬喚中,各位考生或悲或喜地姍姍來遲。早已迫不及待的家長們一擁而上,噓寒問暖。而考生們的表情卻是豐富多彩,很適合創辦一個人類所有表情的博物館,真是一場考試顯盡人間百態。

代初雪用一種仿佛在等一位至親之人進入手術室后地表情佇立在校門口,待到考鈴響過就像看見手術燈綠一般地焦急。在錯認無數張面孔后,那張熟悉的面孔終于顯現在她的視線內。

代初雪朝著他不斷地揮手,江流川像是違了規的司機乖巧地來到代初雪的身邊。代初雪因見到江流川便心跳加速,一時語塞竟不知該說些什么。江流川看出她的窘態,拍了拍她的腦袋說道:“初雪,謝謝你能來給我打氣。”

話未說完,一位年輕的女孩便一溜眼的來到江流川的身邊還親昵的挽起他的手臂并嬌氣地說道:“流川,怎么會這么久?”

江流川一驚之下,握起了那女孩的手關切地說道:“小眉,天氣很熱干嘛不呆在家里?”

他們之間的動作被代初雪盡收眼底,想想還是挺難過的,至少他沒對自己說那么熱的天不應該來。這是在吃醋嗎?不過,這醋吃得顯然有點兒匪夷所思了。

江流川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只是突然良心發現。還有一個代初雪正在旁邊,于是對著那個叫小眉的女孩介紹道:“小眉,這是代初雪,一個學妹。”

小眉伸出手很大度的拉了一下代初雪的手,并說:“初雪,我總覺得和你似曾相識。”

如此唐突的的作法,真的很令代初雪措手不及。其實,最讓她措手不及的便是這個叫小眉的女孩。在代初雪看來,她的名字還不如叫小魅。如此的神出鬼沒,還以為她練就了逍遙派的踏雪無痕。

代初雪打量著這個小眉,小眉確實是個很美麗的女孩。有著一種天然素顏的美麗,只是美中不足的便是她那挺蒼白的面色。

沉寂一會兒之后,江流川對代初雪說讓她明天去S街道的一家KTV,他要在那里辦慶功宴。

代初雪沉浸在悲傷之中,為了不被看出自己的狀態就鬼使神差的答應了。而江流川便對她說時候不早了,早點回家。說完就挽著小眉的手臂有說有笑的走了。

代初雪回到家里后,實在難以置信江流川對那個小眉的態度。可是,想想有可能小眉是江流川的妹妹也說不定啊!想到這里心里瞬間平衡了不少,還一度的嘲笑著自己的多情。看來,代初雪在愛情上不光延伸到了哲學,還把阿Q的精神發揮地淋漓盡致。

第二天晚上,代初雪如約而至的去了那家挺豪華的KTV。令她意外的是,易浱怎么也在。目光交錯中,前者看后者一時驚訝,而后者看前者就覺得理所當然。

代初雪坐在了易浱的旁邊,把自己的納悶說了出來。原來,易家和江家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易父易母經常教育易浱要好好學習江流川,于是他自然而然的就會來參加這個慶功宴了。

不一會了,江流川來了。而小眉也在。還是那種小鳥依人的模樣,挽著江流川的手臂。但是,今天她的面色卻更加的蒼白,卻又有股我見猶憐的嬌態。

看到小眉,代初雪就敵意起來。尚未摸清對方的狀態,不知敵人的底細代初雪真是必輸無疑。突然腦海靈光一閃,易浱總該知道吧?

于是,代初雪逼迫易浱出賣一下他的好朋友江流川。硬是在數個會合后,才得到自己最不想要卻又真實的答案。

小眉的父母和江流川的父母是生意上的長期伙伴,而兩家人又是鄰居。所以從小兩人就是青梅竹馬,兩家人的父母也高興。可是,直到小眉八歲的時候被檢查出患有白血病。剛開始雙方家長都瞞著他們,也只能聽天由命。可是,兩個人的感情卻如爐火般升溫。

其實,小眉的白血病一直處在潛伏期。可是,有一次她為江流川擋了一棍。到醫院的時候醫生才說白細胞大面積擴散,要盡快的找到合適的干細胞更換。否則生命垂危,而且切記不能再讓病人受到刺激了。

知道答案后的代初雪拿著幾瓶酒一口氣喝下之后便在喧鬧的KTV徹底的沉默起來,令自己置身事外的想著江流川和小眉的事情。也不知道為了多久,那些人都斷斷續續地走后,代初雪也搖搖晃晃地想要離開。而令她意外的是,江流川卻說送她回家。

渾渾噩噩的代初雪并不知道那些人是何時離開的,但聽到江流川要送自己回來便清醒了一分。

江流川和代初雪走到那條香樟樹林蔭道上時,江流川卻突然不走了。而是,拉起了代初雪的手坐在了旁邊的交椅上。江流川強行把她摟在懷里,代初雪掙扎幾下便不動了。

江流川說起了他和小眉的故事,大致和易浱講得差不多。江流川講話的時候,最里面有談談地酒味。當他講到小眉的病情時,代初雪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他的表情抽搐起來。然后,他站起身來從口袋掏出一盒香煙旁若無人的點起來。在煙霧中更加感到了他的一種悲切和無可奈何。

他對代初雪說道:“初雪,其實我從第一眼見到你便覺得和你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連小眉都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

“所以,你很希望我幫小眉,對吧?”代初雪眼里流露出悲傷,原來他接近自己盡然是為了這個。

“初雪,你聽我解釋。”

代初雪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激動起來對著江流川喊道:“江流川,原來你是這樣的人。”

江流川看到代初雪激動起來,情急之下直接跪在代初雪的面前說道:“初雪,對不起。但是,請你救救她吧?”

代初雪看著這個在校園叱咤風云的人物,此刻不免悲傷起來。好,江流川是我愛上你的,既然選擇了這份難有成功的愛情,我便要為此付出代價。

代初雪拉起江流川,對她說道:“可以,我可以幫你如果配型不成功,我也沒辦法。”說完便頭也不回的離去,留下江流川悵然所失的呆在原地,在眼前的煙霧里代初雪的背影漸漸隱去。

代初雪憂傷的回到家里,心里不斷地罵著江流川是個重色親友之人。但是,想來想去又覺得哪里不妥。哦!代初雪自私的認為他應該要重色輕友才行,不過此色應該用在自己的身上才對。

代初雪原以為自己和江流川如此的近距離中,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卻不知會是這樣的結果。難道自己被他耍了?

一切的過程總是如此的難以摸透,往往幸福的時候便是悲劇的開始。代初雪不知道,江流川亦是不懂。

幾日之后,代初雪瞞著家人說要出門旅游幾天便到醫院去給小曼配型。人間總是存在許多的巧合,苦苦需找數年未果的干細胞居然在代初雪身上配型成功。

醫生和代初雪說移植干細胞將會有危害,其實此時的代初雪也有點兒怯懦起來,但是一想到江流川那種垂頭喪氣的情景竟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說她不怕。

江流川最近很殷勤的陪著代初雪,又讓她感到了一種暖暖地意境。此刻代初雪突然明白,愛不是擁有而是陪伴。不管短不短暫,至少這是一段填補生命空缺的良辰。

手術很順利的進行完成,代初雪穿著白色的病服躺在床上。透過大大地落地窗也可看到飛快而過的小鳥,還有就是永無止盡的吹風一直吹的樹木獵獵作響。

代初雪再到小曼的病房前,看到以往那張蒼白的臉上有一些紅潤。而江流川正在悉心的照顧著她,對她那無微不至的關心。代初雪知道,這或許不是一份承諾,而是無法阻礙的結局。

幾日之后,代初雪悄然地離開了醫院。她給她遠在外地做生意的父親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想要去他那里,他父親很快地幫她安排好一切。

離開醫院的前一天,代初雪分明的看到江流川在和易浱爭吵。

易浱那天氣沖沖地找到江流川對他吼道:“江流川,你好狠心,你還是個男人嗎?虧初雪那么愛你,你卻是如此待她?”

江流川冷漠的說道:“其實,我一直幫她當妹妹對待。”

“哼哼,妹妹。江流川,我看你就是王八蛋。”

“不管怎么說,我希望你不要在醫院大吵大鬧。還有,我會彌補的。”

“彌補?你拿什么彌補,兩個臭錢嗎?告訴你,江流川,別到時候害了兩個人。”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易浱并不知道一切都是代初雪自愿的。

代初雪的眼淚奪眶而出,看來這一切總是自己的一廂情愿。但愿,你會知道我一直都是那個默默守護你的人。

代初雪心里默默地念到,放心,江流川我不會讓你覺得對不起我的。只要你記住,小曼的身上有我的延續。

曾經,我對你說。初雪在流川的保護下才不會融化,而你并不知道,初雪和流川相隔萬里之遙,還抵達不了彼岸便會銷聲匿跡。

作者: 飛天原創文章代寫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

關于我們

飛天代寫網是國內老牌的原創文章代寫團隊 – 專業寫原創。因為專注,所以專業。

團隊擁有具備專業網站優化的工作人員,二十多名專業寫手均具備良好的文學素養和較高的寫作能力,技術與能力的結合定能為您輸出源源不斷的高質量SEO原創文章。

飛天代寫網致力于解決目前中國大多企業網站花費巨資建設和優化但卻沒人管理的難題,想讓網站活躍起來,必須要定期的進行文章加入且必須是原創。

通過更新高質量原創文章,可以做到增加網站收錄、提升網站權重、提高網站在百度等搜索引擎上的排名與恢復被K或降權的網站。

點我進行咨詢吧

我們一直為大家提供日臻完善的服務和高質量原創文章,新老客戶都知道。

致還在猶豫的您:

您是否為網站里的原創文章內容發愁?

每天忙碌之后還要抽空去寫原創文章?

或者您根本沒有寫作這方面的天賦?

那么您是否需要一名全職的網站編輯呢?

如果還有比這個更簡單,更輕松的方式您可不能錯過!

那就是選擇飛天代寫網!

我們來幫您解決這一切煩惱!

做您最貼心,最專業的原創文章編輯。
您的時間,應該用在做更有價值的事情上。

-
飛天原創文章代寫網包月代更新服務 飛天原創文章代寫網 外鏈代發
客服QQ:281391381,點我進行咨詢吧聯系電話:18698885271 網站地圖 原創代寫 作文、微信文章代寫代更新 關鍵詞描述代寫 影評自媒體文章代寫代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4 Inc. 遼ICP備10017769號-最后更新:2020年02月05日 11:26:58今日頭條文章代寫 淘寶達人/頭條文章代寫 京東頭條文章代寫

飛天SEO原創文章代寫網是國內老牌、專業的原創代寫文章網站,提供各行各業原創軟文代寫服務,100%高質量原創網站文章代寫輕松助您關鍵詞排名上升,網站權重提高,實現共贏!

代寫文章
51678棋牌金蟾捕鱼 赚钱网站 多乐彩票官网版 pk10冠亚和值免 众彩网山西体彩11选5 棋牌娱乐下载 体彩甘肃11选5玩法 网赚 团队 850旧版下载 nba国外直播网站 河南中原22选5开奖结果